費孝通:“這個調查,要抓緊搞!有什么困難和要求,就寫信給我。”

日期:2020-11-11來源:楚雄統戰網作者:楊春華點擊:3909 字號: 手機:

掃描微閱讀

祿易雙村星宿畔,青秧綠竹接山巒。

喜看故地換新裝,今日重來童叟歡。

這是費孝通先生1990年5月重訪“祿村”時在祿豐留下的題詩。

盛夏五月的祿豐壩子,綠草茵茵,青秧泛波,陣陣蛙鼓,金山壩子一派生意盎然的景象。

26日上午,費孝通先生第三次到他闊別52年的“第二故鄉”“祿村”,受到州縣黨政領導及群眾的熱情歡迎。

在祿豐縣招待所的會議室,剛一落座,費孝通先生就對大家說:“52年了!幾次想來,但來不了。我這次是來看看老地方,看看老朋友。”他對開展《祿村農田五十年》調查的同志們說:“就先聽你們講講吧!”當天中年,費孝通先生不顧旅途疲勞,聽取了參加“祿村”調查的同志對祿村、易村調查情況的匯報。雖然時過52年,但費孝通先生對大北廠的一些人還記得很清楚、時時插話,一一說得出村里不少人的名字,不時詢問一些村里的人、村里的事。

大北廠村的施紹順也參加了匯報會。會間,施紹順緊緊握著費孝通先生的手激動地說:“費博士!現在大北廠村上了年紀的人都還記得您!”費孝通先生聽了哈哈大笑:“那時我才28歲,剛剛從英國回到昆明,一個多星期后就來到大北廠村調查了。”又說:“我真想念你們啊!很想和當年的老朋友在一起沖嗑子。”費孝通先生說出這一句地道的云南土話時,引得在座的人一陣歡笑。接著,費孝通先生仔細詢問施紹順當年的熟人哪些還健在,哪些已過世。當施紹順談到費孝通先生書中的小學校長就是他父親,小學教員就是他舅舅時,費孝通先生說:“哦!你的外祖父出殯時我還照了像印在書上,可惜這次沒有帶來,下次帶來給你。”施紹順說:“那時我只有12歲,您是否還記得,有一次我背著書包去上學,您叫我帶您去參加洞經會,路上您還買給我一個小餅子。到了洞經會,您就去看老先生寫的表,還掛了功德。”費孝通先生聽了高興地說:“記得記得!”說著就用手比劃出吹洞經的樣子來。會場上充滿了歡快、融洽的氣氛......

27日中午,費孝通先生在省州縣有關領導的陪同下到“祿村”(大北廠村)。

當費孝通先生的身影出現在村口時,村民們興奮不已、奔走相告。費孝通先生親切地拉著老人們的手說:“太想你們了!變化真大啊!”在辦事處,費孝通先生聽取了黨支部書記宦禎如的匯報。費孝通先生一邊聽,一邊在筆記本上記著,時而詢問一些細節。當他聽到三分之一多的村民已建蓋新房時說:“吃的和穿的有沒有問題?還有沒有缺糧戶?五保戶有沒有?”宦禎如回答說:“現在糧食家家都夠吃,缺糧的只有兩戶,都是有特殊情況的人,還有兩戶五保戶,已在鎮上的敬老院了。”費孝通先生聽了十分高興,又問:“全村人均純收入有多少?”見宦禎如一時答不上來便說:“就說你家一人一年有多少現金收入。”宦禎如想了想說:“不下1000元。全村300多戶人,200多戶有存款。當問到對政策有什么要求時,宦禎如匯報說:“群眾對黨的政策很滿意。現在就是需要治理治理西河,把河道改直,可增加好地好田400多畝;其他還需要為教師建蓋一點宿舍。”

聽完匯報后,費孝通先生又與身邊的幾位老人親切攀談。74歲的章文華說:“費博士,那時您比較喜歡到村里的碾坊附近轉。有一次我背谷子路過那里,您同我打招呼,問我:“有多重?'我說:“您背背看”。您背了幾步說:“我背不動了。”費孝通先生爽朗地笑起來了,還比劃了一個背的動作說:“想起來了,是的,我背過谷子!”章文發又說:“感謝共產黨,感謝您的大恩大德,這幾年大北廠的生活越來越好過,通了自來水,用上了水泵。過去吃田里的臟水,現在家家用上了干凈衛生的自來水,灌溉條件已經很好,今年立夏就關了秧門了。”這時,王應科老人又主動坐攏費孝通先生,拉著他的手說:“我是您書中寫到的那個吹洞經的人。您來村里調查時,村里一半多男人吹大煙。解放后,感謝共產黨領導,徹底戒掉了,身體也好了;過去賭錢的人多,現在也沒有人賭了。教育上變化更大,過去我當小學教員時,學校只有我一個老師,30多個學生,現在中學小學都有了。”費孝通先生聽了說:“不容易啊!變化真是大、真是大!”大家撫今追昔,感慨萬千,共同稱頌共產黨領導的好,社會主義制度好,改革開放好。

座談會開完后,費孝通先生又到村子里走走,看看。他先來到他當年第二次住過的房東家,一間一間地仔細觀看,看到房子已經翻修屋內有了組合柜、沙發、電視機時,費孝通先生欣喜地說:“變化太大了,我真高興。”他拉著當年房東孫女的手問這問那感概地說:“我認識你家五代人了!“接著費孝通先生又來到他當年第一次住過的房東家,仔細看了當年住過的小屋、庭院,與房東家親切交談,抱著小孩一副依依不含的模樣,還與全家合影留念。最后去參觀了王建國開辦的塑料廠。王建國是當年費孝通先生房東的侄孫。費孝通先生高興地看了塑料廠的整個生產流程,還看了產品塑料桶、搓衣板、農膜。第二天上午,費孝通先生又專門把王建國找到住處促膝長談,聽王建國介紹他的創業史和他在搞建筑、辦工廠、開旅店過程中經受的憂與樂,以及他對今后發展的設想。費孝通先生對在場的人說:“王建國雖然只是小學畢業,但給我很大啟發,我要拜他為老師,他提出的問題,我們要作研究。”“鄉村工業發展的道路有共同性,特點差不多,調查組的同志要好好總結對比,扎扎實實調研,好好把這些最基層、最一線的問題和困難搞準、搞透,把解決問題和困難的思路提出來,認認真真地把事關咱們老百姓的困難解決了。這是我最大的愿望,也是我一直在努力地做的事情。”

30日,費孝通先生一早便冒著蒙蒙細雨,乘車前往川街鄉,追尋當年“易村”調查的足跡。

“易村”即李珍莊村,當年費孝通先生來此做“田野調查”的時候屬玉溪市易門縣所轄,故學名取作“易村”,后劃祿豐縣所轄。1938年10月,費孝通先生和張之毅先生從昆明到“易村”,行程200余里,而今,交通條件大為改善,公路已快接通“易村”。但由于連日大雨,車子只能到鄉政府,“易村”的幾位老人和村干部趕到鄉里與費孝通先生相聚。費孝通先生在雨中與迎上來的鄉村干部和老人們緊緊握手。大家都一齊沉浸在美好的往事回憶中。馬國忠是“易村”人,微笑著對費孝通先生說道:“‘易村’人民聽說您回來,非常高興!都說‘費博士來了,費博士來了’,現在‘易村’人民生活改善了。過去用天車提水,現在用電力排灌,90%以上的人解決了溫飽。”67歲的馬德美老人回憶了當年幫費孝通先生煮飯的情景,不好意思地說:“費老師我當時不懂事,飯煮得不好,對不起您。”費孝通先生笑著說:“您煮得很好,希望能再吃到你煮的飯。”馬以保老人說:“那時我還是一個小學生,經常到您的住處玩,有一次您給我兩塊“洋糖”,我拿回家分給大家吃。”費孝通先生聽后笑著說:“好吃不好吃?”馬以保說:“很甜,很好吃。”費孝通先生便從桌上拿些水果糖給他說:“帶回去給孩子吃,我下次來再帶些“洋糖',我吃你們煮的飯,你們吃我的‘洋糖。’”費孝通先生風趣的談話,把全場的人都逗樂了。費孝通先生笑著對大家說:“謝謝你們,今天下雨,不能到村里去!有點遺憾。離開你們已經52年了,我經常想起在你們村調研的那些日子和那些往事。今天我很高興,老朋友都見著了!下次路修好了就可以到村里了。我很想念你們,希望你們生活越來越好起來。”

臨行前,費孝通先生把一袋袋糕點和水果糖送到老人們手中,老人們激動得眼眶都濕潤了。“今天見面不容易啊,我們照張像吧!”費孝通先生緊緊挽著老人們的手,讓隨行的記者拍下了一張張珍貴的留影。

上車之前,費孝通先生與大家一一握別,緊緊拉著大家的手反復叮嚀道:“這個調查,要抓緊搞!有什么困難和要求,就寫信給我。”

 

 

名稱:電話:
共0條評論

發表
(★^O^★)MG矮木头奖金赔率 哈灵浙江麻将最新版 江苏快三玩法啥意思 北京pk10官网开奖 齐鲁福利彩票店 悠闲山西麻将官网 白城麻将背靠背什么意思 4月17日雷霆vs快船 山西新十一选五分析 青海民和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快乐12预测专家 福彩3d开机号 福建麻将外挂 兴动哈尔滨麻将官3011 拉塞尔篮网球衣 11选最强规律 吉林快三最新规则